联想集团科创性几何? 杨元庆“华为”之思

原创 PC4f5X  2021-02-13 08:32 

原标题:联想集团科创性几何? 杨元庆“华为”之思 来源:铑财

2021年,上市回归潮仍在继续。

最新主角,是PC大佬联想集团。

1月12日晚间,联想集团公告,董事会已批准可能发行中国存托凭证(CDR)、并向科创板申请CDR上市及买卖的初步建议。

拟发行新普通股,占公司经扩大后的已发行普通股股份总数不多于10%。募资用于技术、产品、解决方案的研发,相关产业战略投资及补充营运资金。

01

3000亿野望

LAOCAI

简单说,联想集团欲登科创板了!

二次上市很热,回A潮更火。

自2019年,A股推出科创板并进行注册制改革后,港股回A速率明显加快, 君实生物 、 中芯国际 等陆续登“科”。

目前,“联想系”在香港有二家上市公司,分别为“联想控股”和“联想集团”。其中,联想控股为联想集团母公司,是一家涉及IT、金融服务、创新消费与服务、农业与食品、先进制造与专业服务等五板块业务的多元化投资控股公司。

受此影响,联想集团股价一路上涨,12日港股涨8.93%。13日上涨9.69%,19日达到19.31港元,市值破1100亿港元,这也是2016年以来高收盘价,也是其时隔5年再进“千亿俱乐部”。

长期走国际路线的联想,回A又是一盘什么棋呢?

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表示,回A股将有助于增强公司战略与国内蓬勃发展的资本市场的紧密连接,提升内地投资人投资联想的便利性,进一步释放联想价值。

三个理由其实表达一个意思:离内地的钱更近点。

而“回A股上市”这个说法也对也不对。联想集团本就在港股上市,这次是在A股以CDR方式发行10%新股。

根据规定,科创板有股票交易和CDR交易两种形式。和普通股票不一样,CDR是存托凭证,由存托人签发、以境外证券为基础在中国境内发行、代表境外基础证券权益的证券。

换言之,联想集团选择科创板,具有灵活便利性,既不需港股退市,也不需拆除红筹结构。

更关键的是,科创板市盈率高。截止21日收盘,联想集团股价9.22港元,市盈率17.48。上交所数据显示,截止2020年6月30日116家企业科创板上市,新股发行平均市盈率54倍。若以此计算,联想集团若登陆科创板,股价或再翻3倍,市值超3000亿元。

如此诱惑,谁不心动?

但关键在于,理想能否照进现实,照进后是否走样。

行业分析师郝瑞表示,科创板融资力强,科技门槛也高。在外界印象中,联想是一家传统PC公司,如何贴上更多创新标签,获得更高估值溢价,是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的确,作为科技属性公司,却被市场长期丢到地产、煤炭、石油等夕阳产业的估值梯队中,未免尴尬。放眼港股,蒙牛乳业估值53倍,中国飞鹤40倍、小米集团48倍,阿里巴巴估值38倍,海底捞638倍。

换言之,港股市场对优质股并不吝啬。估值高低,关键在企业自身成色。

02

绩红股不红传统制造企业?

LAOCAI

那么,联想集团的实力成色究竟如何?

整体牌面,这家1984年成立的老牌企业做的并不差。

世界五百强的排位中,联想集团从2008年的499名,一路上升到2020年的224名。曾多次登上Gartner评选的世界供应链前30强,2020年力压宝马、耐克排名第15位。

具体业务看,惠普、康柏合并,多年位居PC销售量榜首。然联想集团2013年后来者居上,成为全球最大的PC生产厂商。

据IDC最新数据,2020年四季度,联想集团出货2312万台,同比增长29%,市场份额提至25.2%,排名全球第一。全年出货7266万台,同比增长12%,市场份额高达24%,位列全球第一。

然就是这个PC王者,26年港股之路并不光鲜,甚至一度让柳传志觉得愧对投资者。

早在2018年4月,彭博社就报道称,联想集团系其统计的171支全球科技股中表现最差一支,股价跌幅超世界上任何一家科技公司。2018年6月4日,联想集团被从恒生指数50只成份股中剔除,换成了石药集团。

东方财富 数据显示,除了最后一月爆发,2020年大部分时间,联想集团股价都在3-5港元间徘徊。

何以绩红股不红?

想想也简单,看预期下菜碟,是资本常态。移动互联网时代,“PC王者”又有多少想象空间?

放眼全球PC市场,2011年创下3.64亿台的最高出货量后,已连续7年负增;中国市场也连续8年下降,妥妥的存量时代。

行业固化大势下,即使贵为王者联想集团也无法享受高市值。

甚至其还被做空机构盯上,Bucephalus Research就曾质疑其虚报经营数据和财务状况。

而细观眼下这波股价,上涨始于2020年11月,12月以来涨势明显,并在新年1月爆发。科创板利好、大市场环境显然是核心因素。

尴尬的是,即使如此联想集团股价仍逊色惠普许多。截至1月19日收盘,惠普总市值324.21亿美元(约合2513.24亿港元),是联想集团的两倍多。

也基于此,对于此次联想冲科,外界不乏异声。

主要集中在联想的科技创新性上。有投资者认为,联想主要靠传统PC赚钱,最多算传统制造业。

是否偏颇呢?

联想集团有两大主营业务,智能设备业务、数据中心业务。

智能设备业务由原个人电脑、智能设备业务集团、移动业务集团整合而来,即PC、手机和智能IoT。虽有“智能设备”之名,但从营收看PC业务仍是大支柱,智能手机甚至出现萎缩、智能IoT处于培育期。

2020年11月3日,联想集团公布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2020/2021财年第二财季业绩。营收278.67亿美元(约合1801.49元),同比增长7.4%,净利5.96亿美元(约合38.53元),同比增长53.4%。

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业务收入 220.65 亿美元,其中约8成源于PC。相较之下,移动业务(主要指手机业务)收入下降 13.3%至 26.12 亿美元,占比不足1成。同时该分部录得除税前亏损 7200 万美元。

尽管联想方面预计 2021 财年下半年疫情减缓后其移动业务将有所恢复,但看看华为、小米、vivo等竞品的咄咄逼势,整体不容乐观。

2014年收购摩托罗拉手机业务后,联想手机有过短暂起色,2015年出货量保持在全球前四。转折点出现在2016年,华为、小米、Oppo、vivo等国产品牌异军突起,以联想、乐视、中兴为代表的初代智能机开始掉队。

CINNO Research 数据报告显示,2020 上半年国内市场智能机销量约 1.4 亿部,联想手机销量占比仅有0.1%,照此计算其2020上半年仅售出140万部手机。第三季度,则在该报告中显示为0.0%。

至于智能IoT,处于市场培育阶段。平衡车、摄像头、投影仪、扫地 机器人 和电子秤等产品看似很丰富,但销量及体量与电脑、手机不可比拟。且这些崭新赛道,高中低端竞品云集,市场高速迭代,竞争难度不小。同样体量中,小米竞争优势似乎更强,联想上述不少产品在京东、淘宝旗舰店的销量甚至不及小米同类产品的五分之一。

数据中心方面,也不如意。作为第二大业务,联想集团表示利润改善在进行中。2018年、2019年营收分别为405.67亿元和389.69亿元。20/21财年上半年,除税前亏损同比略增200万美元至1.05亿美元,但20/21财年第二季度亏损同比减少400万美元至4700万美元。改善态势值得肯定,但能否持续值得观察。

一番梳理可见,看似庞大强大的联想集团似乎仍处在传统PC时代、其余业务并不亮眼甚至已有掉队之态,上文的传统制造业吐槽没有多牵强。

03

发占比2.29%科创性几何?

LAOCAI

自然,这在科创板无法讨喜,真要冲“科”,胜算值得考量。

来看科创力的一个核心指标:研发投入。

wind数据显示,联想集团2015-2019年,研发费分别为96.36亿元、93.95亿元、80.09亿元、85.27亿元和94.64亿元,营收占比分别为3.32%、3.16%、2.81%、2.48%和2.63%,占比逐年降低。反观销售费、管理费,却分别自5.28%涨至5.86%,4.07%涨至4.98%。

2020/21财年上半年,其研发占比2.29%,未有改观。

这种重销售轻研发之态,是否与当下的创新风、科技风背道而驰?

以同时代的华为对比,2019年研发费达1317亿元,研发占比(研发费用/营业总收入)超15.3%。

就连被制裁重创的中兴,2017年研发投入129.6亿元,占营收11.9%;2019年研发费也达125亿元,研发占比接近14%;

相比之下,联想集团的研发投入是否不够看呢。

行业分析师于盛梅表示,科创板定位是,落实创新驱动和科技强国战略、推动高质量发展。这要求相关跻身企业不仅要身处新兴行业,且也要有很强的研发创新力、以担当起未来中国产业、中国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。

用数据说话,wind数据显示,226家科创板企业中,15家研发占比超过50%,32家占比20%-50%区间,联想集团3 %左右的水平排名倒数。

实际上,也不能全怪联想集团吝啬。

对比华为、苹果、小米等大型科技公司,其研发费用占比自然不好看,但与戴尔、宏基等传统PC大商比相差并不大。

行业分析师李晨表示,研发动力及空间与企业、行业成熟度都有关系。低研发费用占比是PC业普遍现象,经过几十年发展,PC产业已进入成熟期,销量更多依靠品牌、渠道、全产业链成本控制,而非技术。

恰恰,这是联想集团被质疑不够科技、缺乏科创性,冲科的尴尬所在。

况且,细观上述营利双增的喜人业绩,大支柱PC业务看似红火,却也不乏隐忧。IDC预计,2020年全球 PC 市场出货量同比增长13.1%,中国PC市场约同比增长1.7%,有望结束此前连续8年负增。而这个回暖明眼人都知道,大多源于疫情带来的居家办公、线上学习及消费需求。如果这个红利消逝,联想业绩表现、成长性、稳健力又会如何?

改变的急迫性,已不言而喻。

然大象转身,并不容易。

对于千亿体量的联想集团来说,要形成未来产业支柱,从硬制造到软创造,代表一系列实操打法乃至战略观、思想观的改变。

2020年4月,杨元庆提出联想集团的新十年目标,即把服务和解决方案打造成新的核心竞争力。整合内部优势资源,连续成立5G云网融合事业部、数据智能事业部、商用物联网事业部等部门,结合原有在智能物联网终端、云计算、边缘计算等领域的技术优势,为行业、企业智能化转型提供覆盖‘端-边-云-网-智’全要素的技术、服务和综合解决方案。

字斟句酌,无论联想还是杨元庆,都不愿被标签为传统制造商,每个细分布局都令人鼓舞,也符合联想国际大厂大牌的定位,值得肯定。

只是大雄心也有大挑战,多方布局也代表多方竞品,相比华为、阿里、腾讯这些先入者,联想想分杯羹并不容易。

04

脱层皮VS脱胎换骨

杨元庆“华为”之思

LAOCAI

杨元庆也曾直言“转型一定是千磨万击,不脱层皮达不到目的。”

勇气决心可嘉,但只脱皮还不够,还要脱胎换骨、灵魂之变。

一个灵魂思考,起于上世纪80年代的联想,曾一度是我国企业科技创新的先锋力量,最有希望与苹果、三星等大厂一样,成为一家世界级创新科技公司,何以有目前囧态?

或者,发展路径是基本考量。一些舆论认为,联想和华为虽同为科技企业,却走了不同的路;联想选择“贸工技”,华为选择“技工贸”,最终形成各自差异。

并非完全妄言。

2019年12月,IT教父柳传志卸任联想控股董事长,联想系正式进入“新时代”。然对于包括联想集团在内的整个联想系而言,柳传志的影响无处不在。

遥想联想创立之初,柳传志等人高薪诚聘了计算机专家倪光南担任总工程师。

而在后续发展方向上,柳传志选择“贸工技”,想要先解决生存问题;倪光南则对标英特尔,开发芯片等核心技术,走“技工贸”路线。此后,这对“双子星”组合渐渐不合,最后分崩离析。

历史不可假设,孰是孰非也仁者见仁。但企业发展都是有周期、分阶段的。企业羸弱时,倪光南想法有些理想,而成规模、有地位后,如果及时选择倪光南路线如今联想会是另一模样?

看看华为!抛开“投票事件”,两者创始人同龄,创业时间相近,同是成功国际化的企业,可谓心心相惜。

2019年,华为全年营收8588亿元同比增长19%;研发费1317亿元人民币,占全年销售收入15.3%,全球5G市场份额第一、5G专利数排名全球第一。

高研发、高业绩、高增长。这会给打算冲“科”的联想集团、杨元庆带来哪些思考?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dqstxb.cn/93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PC4f5X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